大媒体促销正在进行中!

2015年7月31日发布

全球媒体市场分析

20世纪末数字化的出现导致了出版业的重大转变。随着技术的进步和用户消费新闻的模式的改变,传统的印刷媒体业务已经经历了一次彻底的变革。

美国报业协会(Newspaper Association of America)的一项研究强调,在媒体消费方面存在着一致而明确的数字鸿沟。近一半的受访者选择网络/手机媒体作为主要新闻来源,而非纸质媒体。

大型科技企业集团开始涉足新闻创作和传播业务,这让传统报纸的生存变得困难,因为它们的印刷发行量和广告收入已经在下降。2013年,家族控股的《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以2.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亚马逊(Amazon)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同样,英国出版和教育公司培生集团(Pearson)也无法投入足够的资金来成功驾驶帆船改变媒体格局。尽管从历史上看,它已经构建了一个复杂的商业模式,可以很好地应对在线中断的威胁(73.7万订阅用户总数的70%)。这标志着其对英国《金融时报》长达60年的托管结束。

这个著名的英国品牌落入了亚洲人的手中——日本的日经指数。该交易有待监管部门批准,预计将在2015年底前完成。根据媒体报道,皮尔逊目前正积极寻找有能力的买家来收购其在《经济学人》50%的股份。新的比赛可能很快就会正式宣布。

培生集团首席执行官法伦(John Fallon)表示,剥离非核心资产(英国《金融时报》仅占培生集团总运营利润的6%),并将收益用于核心教育软件业务,是其退出(以及即将退出)的一个关键原因。沃顿商学院最近的文章引用了新闻行业分析师肯•多克托(Ken Doctor)的话说:“皮尔逊想要一个好的品牌管家,(而且)他们非常想要钱。”

问题就来了:“为什么日经收购《金融时报》的交易价值为13亿美元,是2013年《华盛顿邮报》收购价的五倍?”很少有人会想到,在运营利润仅为3900万美元的情况下,英国《金融时报》能开出超过40倍的价格(不包括培生集团在《经济学人》中的股份),这对于一项印刷媒体资产来说是一个不合理的估值。

但是,日经看到了价值并为其买单!此次收购似乎完全符合其走向全球的战略和在其国内主导的全球高端新闻领域做大的目标。日经相信,凭借其资本和英国《金融时报》的实力(尤其是在全球报道和在线发行方面),它们可以成为一个强大的全球媒体品牌。报道指出,管理学教授艾米丽·费尔德曼(Emilie Feldman)表示,"日经显然是在一个缓慢萎缩的市场之外买入其增长。""同样地沃顿商学院的文章

培生并不是第一家以奢侈价格出售传统印刷媒体品牌的公司。在这一领域,所有权的变更是相当频繁的事件。这类资产似乎从不缺乏买家。在过去的5年里,亚马逊和华盛顿邮报(2013年)、美国在线和赫芬顿邮报(2011年)、彭博和商业周刊(2010年)等其他一些大型交易都是如此。

买家除了关注核心印刷业务的潜力外,还希望满足他们对拥有一个长期建立的全球品牌的炫耀性资产的渴望。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就是这种做法的典型例子。引用《华尔街日报》前记者萨拉•埃里森的一篇文章,“报纸对鲁珀特•默多克的心理健康至关重要,这位媒体大亨最悲伤的成年岁月可能是在1988年至1993年之间——这是他唯一一次住在一个没有报纸的城市。”默多克为收购道琼斯公司(Dow Jones Corp .)及其关键出版物《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支付了相当高的溢价(较该公司的交易价格高出65%),大致相当于《金融时报》的估值。

综上所述,显而易见的是,随着一些令人垂涎的传统平面媒体品牌享有的国际地位,它们可能总会发现买家随时准备打开他们的资金储备,尽管它们的盈利能力较弱。然而,除非它们创新并走数字化道路,否则很难说它们会继续获得溢价。